大姑韩莲记忆深刻的一个画面是,“他妈走了以后,两个孩子拉着手在我家门口哭。”

所谓的“公司”就设在这种出租房里,20多名学员正在上课,大多不到20岁。